公告版位
閣樓上盛開了不知名的花朵

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31 Sat 2014 14:13
  • __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看到文學家或哲學家在書中寫到自己無法自拔迷戀自慰的舉動之類,我便會好奇他所謂的無法自拔大概頻率是多少。是不是他們很孤單的時候就會做這樣的事情呢?以便逃離這個讓他們的真正靈魂難以容納的世界。如果很孤單的話,確實也只能自我安慰。

我不討厭熱帶,但有時這種潮濕讓人心情之沮喪難以形容,因為很緩慢而容易崩潰,我當然愈來愈害怕,在深知自己是怎樣的人之後更加感覺害怕,或許這是一種警惕,但我也不認為我會因為什麼事情而改變我自己,全部都已擱淺,我感覺被匱乏感覺難過,感覺痛苦感覺徬徨,試想未來的我看見這段只會嘲弄我少年不經世事,不識愁滋味卻偏要說愁,但這真是太好笑了,當我去翻我國中寫的生澀的隻字片語時,我發現我所想要與我所害怕的事情從未有過改變,我以為我已經劇烈轉變,但顯然我還是那個我,由此,我並不認為在之後長久的歲月能夠改變我,即使我未來將真的懂得生活的意義,他都無法改變我的思想與思考,即使我終於諳了世事,我也相信這一切很純粹。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有些事情我從不明說,但如今我可以揭露一些其他人不明說的事情。首先我要澄清,作為一個心思細膩的人,並不代表他全然了解照顧人的方法,並不代表他很溫柔,他可以很暴力很粗俗,這和心思細膩(難聽一點,神經質)完全不衝突。所以常人所謂的溫柔非常好笑。因為它很模糊。如果有那樣的人,那麼那人理應稱作聖人。而對於一個知道如何講話的人,他懂得沉默,也懂得如何以語言傷害一個人而不被別人察覺他正在傷害你,他理解常人沒有自覺的諷刺,這是真實,而不是對方一個「我並沒有那樣想」而理解,所以感情從來都不能虛假,如果一方認為另一方喜歡他,我們當然也不能直接說另一方「喜歡」他,但是他認為「另一方喜歡他」這個感情是不變的,儘管你我明瞭他是虛構的,但是否認虛構的事情是沒有感情的人做的事情,所以,一個心思細膩的人,他能察覺背後的感情,我之所以仍稱之為背後而不說他虛構,也同時涉及了這件事情的真實度,因為講話用以傷人是平凡的,說話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溝通而是為了平和的攻擊,我的所言是種攻擊,我執起我的戟戈,邁向使我崩潰的深刻。我了解我的攻擊,我理解我的諷刺,於此時,我要傳達給你的便是我的漠視與忽視,這是我慣有的作為,我想我大概很喜歡重複做這種沒有道德的事情,而這當然還不是最嚴重的。這不是最嚴重的,而是最使人難過與憂鬱的。我最近理解,所謂憂鬱究竟是怎樣的名詞,並非由於我的月經,並非由於我的前途堪憂,或許來自我的嫉妒,但我尚不理解,如果有人能理解,我希冀將你化為我肉的部分(或者反過來,我也不反對)。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由於近來時間不足(但其實也蠻常耍廢),無法如同去年勤勞寫完整的文章,於是會大量寫作這樣的習作,基本上都是有想寫的短篇小說才會先以意識流構思,所以不需鑽牛角尖(若真的有人如此,我必大為感動),畢竟它是那樣的不完整且值得嘲弄。至於最近的寫作主題,大概都離不開同類型的感觸,我並不算脫離了那樣的日子,因此不能說是回味,只是最近總算能以冷靜的心情看待。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