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閣樓上盛開了不知名的花朵

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被稿紙終日豢養,妳於是讓苔取代淚痕,使潮濕的地愈發晦暗,桃花心木桌上是數杯未洗而凝有咖啡渣滓的馬克杯,高矮胖瘦錯落泛黃或白淨的書與書之中,不外乎是韓波或波特萊爾或諸多法國作家與詩人的書冊,一旦一本書其中有字句指涉韓波的任何相關細節,妳一概收納,錢囊從不因此意外,而妳知曉妳以時間換來的金錢,最後仍鏽蝕妳的時間,妳翻開書,然後陶醉在美惡交融中與之纏綿悱惻,漸次遺落時間旋轉的軸度是以怎樣的速度為單位進行輪轉。妳匱乏一切換得片刻的欣喜,妳無法命名,畢竟它的本質無以名狀。妳仍然記得紀德如何描摹他所見的世界,「我願給你一種快樂,一種至今任何別人未曾給你的快樂。我不知道如何把它給你,我自己擁有這種快樂。」妳知道它的殘忍便是它的溫柔,於是妳如同所有酣醉於男人懷抱中的女人一般迷濛,妳曉得當妳感覺充實時,是全身上下的飽滿,妳的全部包括軀殼甚至也由液體構成,妳確定如同妳知道所謂的「自己」和「女人」這詞沒有顯著的差別,妳並不因此悲憤。

        妳瞟向稿紙、電腦、書和馬克杯的另一處空間,擺置妳畢業的相關所有資料,上頭密密麻麻以廉價的原子筆重複書寫又刪塗,明白列出妳的姓名、生日與那幾年來妳的每一次成績結算,妳被量化,但妳毫不在意,妳當然不在意。那張整齊的履歷表上還保有了右上角的闕,溫軟的吐納在那處,似乎在向妳招搖它的空白等同妳的不確定性與遲疑。妳遲疑,像魚缸裡眼神空洞的魚。妳知道自己分左分右,左邊那塊早已沉迷在書寫以及被閱讀挑逗取悅的幻樂之中,右邊那塊則停駐不前自以為自己還懷有高尚或優雅。惹內當然不會知道妳這些想法,但妳謹記他那箴言,「給大眾吃精緻的排泄物他們會很高興」,妳毫無愣疑,因為這件事情早已數度被提及,這只是妳第一次看到這樣精準的譬喻,妳然後了解無人了解妳早該是種完美而浪漫的事情,妳被文字陷害,當妳深冗於這樣的荒謬之中,妳怨恨它使妳像僵於蜘蛛網上的獵物。但妳隨即意識,它只是使妳憶起事實。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ttp://udn.com/NEWS/READING/X5/8810877.shtml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所謂的文青就是趨炎附勢的傢伙。不過,想當然,必須修改一下定義。

當有一群人很認真的喜歡一些作家,並且這群人被定義為某個族群,那麼想要參與這個族群的人便會趨炎附勢進來。然後這個擴大的族群就被汙染了,後繼者便會「趨炎附勢」的直接了當拒絕喜歡這些作家。所以當有一項作品他很少被人讀,情況例如名作者卻不是名作品等等,就投以文青之喜好。其中也包含經常聽到的書名,也就是所謂經典。不過這些經典大部分和普通人不同,這些經典是要經過他們所認可的前輩推薦他們才特別去讀的。如果這人他其實並不全然相信或認同這位前輩,基本上他讀不出其中哲理。不過,事實上,我們顯而易見地看到,就是再使我們受不了的書,他都有只有他才有的精髓。就是言情小說也一樣。我覺得沒必要去嘲笑讀誰的作品,如果一個人讀紅樓夢和一個人讀言情,真有那麼不同(就品味方向,或我說的自以為取向)的話,我還真不明白是什麼。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我想看完了幾個小時我應該稍微能沉住氣,我只能用電腦用到十一點半所以我要火速打出,所以思考不周到還請多多包涵

首先我得承認我可能是個極端的人……我覺得夜神月是左派XD 雖然一直覺得法西斯和馬克思或說列寧更貼切幾乎是異曲同工,不過對於法西斯而言他們的主要目的是反共,但共產的主要目的卻是「建立理想」,大概就是全世界的人拿到了權力都會腐化一樣,夜神月也就只是依循著這個道理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準確follow到Mah桑讓我超愧疚的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