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些脆弱的懼怕,未來的惶恐,都驚愕一切與一切神秘的錯位。我老是覺得自己的文字沒有連貫性,失去思考的能力。寫作的時候其實自己很受傷,因為好像想說的和寫出來的完全不同。很多時候因為是搭配音樂一起,我會以為自己寫得比較激動,內容可能也會比較直接老練或說情感豐沛。然而這兩者都和我預想的全然相反,我發現我以為當下沒有連貫性的,隔幾個月看都有脈絡可循,我以為自己寫得很激動的,事後一看才發現意外得冷靜(大概是因為文字有冷卻的功能吧,所以我還挺佩服那些以文字煽動眾人的人們)。哈,其實只是個無聊的發現罷了!

老實說我應該是禁網了,不過pixnet對我來說其實就是日記唄,除非我寫文章的同時還偷偷去做別的事情,要不我覺得應該沒甚麼大礙?前幾天因為數學模考難過到哭了一整天,隔壁同學感覺很不知所措真對不起她!真的很對不起,在眾人面前哭甚麼的,好像是要企求安慰,不過這種企求當然毫無意義。我想只是很單純的失望吧,然後一想到自己有多麼、多麼無助就覺得更加悲哀於是哭了。現在打在這裡,也不知道用意是什麼,希望我幾個月後看見這段只會一笑置之。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