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從上一篇可以看出來我有江郎才盡的嫌疑,這也不疑有他,因為這半年來我讀的書少得可憐,少得讓人覺得可笑,而我的人生卻沒有因此而變得豐富,我很難說因為建築所以我有了全新的感受,我至今尚未感覺到,即使偶爾我會被稱讚那些名之為設計的成品。我當然不能單靠一個管道來抒發我的心情,可是喪失寫作或者閱讀實在讓我萬分恐懼,曾經我熱愛閱讀熱愛文字,是阿,我仍然喜歡閱讀,卻總是更懶散,我仍然喜歡寫作,卻總覺得自己所見都是些太過溫吞軟弱的事物,無法理解幸福滋味的我,是因為來自幸福,關於這點我深深憎惡自己,我明白我不能夠如此。我想,幸福的人都是膽小的,因為害怕去理解更外圍的世界,圈囿在自己的世界中,理解自己到了自戀的地步,才產生了自滿自足因而幸福的錯覺,至少我是這樣的,我完全無法矢口否認。啊。

這幾個月來為了成大的文藝獎,我仍然嘗試許多寫作的可能性,但我完全沒有找到他們的可塑性,連ask隨便的點文都超過那些我刻意為之的文章,一篇文章我在寫的時候,我就能夠感覺到他成不成功,而這些文章都很失敗。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