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這種東西,諸如空隙這樣的存在。突然間就想要這麼說,我能夠感受到我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我沒有邏輯,也沒有思想。慢慢的琴音漸弱漸強,我是否想要去恐懼什麼呢?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