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閣樓上盛開了不知名的花朵

目前日期文章:2018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2 Sat 2018 14:29
  • Note.2

    這幾天,身體的某處一直有奇妙的傷口隱隱作痛。我無法辨析那到底是哪裡再抽痛著,有一陣子台南時常地震,後來,我經常睡覺睡到一半以為自己被震醒,在夢中也做過很多次地震後,我和小夢所住的這棟公寓被旁邊的大廈壓垮的夢。公寓一旁是十幾層樓的大廈,我們不懂為何會想要在台南這樣的地方興建這麼高的飯店,也許是因為大家對城市的想像,都是高樓層吧,城市就該透明、充滿白色、銀色或藍色,諸如此類高科技的色澤,人們對於先進的想像,還是很傳統,我也不知如何去詮釋「未來」這回事,但是,這些先進的想像,依然會被時間所吞噬,然後變得愈來愈老。

    當我們打開那一扇門的時候,我的傷口在那瞬間又抽痛了一下。該怎麼形容呢?像是鄉下的夜晚,隱翅蟲爬在小腿肚上,而在睡夢間,我們無意識地拍打了下去之後,他的毒液擴散到血液裡頭,與帶有我們的基因與DNA的細胞在同一個場域裡暢遊。接著,因為反覆感染,在那個夢裡,我斷了腿。斷腿並非事實,但似乎有什麼東西穿過了虛實的境界,向我刺殺過來。隱翅蟲很瘦小,夜半時不開冷氣,只開窗,我們能聽見遠處壁虎的叫聲,吵雜的蟬鳴,還有隱翅蟲穿過紗窗後,在鋪著涼蓆的床上,開始探索世界的,細碎的腳步聲。有一陣子,我很恐懼有蟲子會飛進我的耳朵裡,我想像我聽見的聲音,是那些蟲子的呢喃,每次一被這種恐懼淹沒,我就會拿出手電筒,整晚都放在耳畔,期待他們會循光而出。在夢裡,會在隔日早晨看見枕頭旁死了一片的蟲子,節肢類的、有翅膀的,翅膀破敗,卻還有著脆弱的骨幹。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0 Thu 2018 23:01
  • Note.1

    高樓旁邊的高樓,正在進行整修。好幾個月前,我曾經進去過那裡,像是天井一般,真有種「井底之蛙」的感受,「原來這世界還有這樣的地方啊!」這麼想著,但並不是多麼正面的意思。說世界或許太過遼闊,那麼說台灣吧,甚至更精確一點,台南。我沒想過台南會有這樣的地方,甚至就在火車站附近而已。
    要說的話,火車站附近也令人匪夷所思,我想,身為城市人(在台灣,能夠這麼稱呼自己的人,恐怕只有台北、台中和高雄人吧)大概很難理解,為什麼遊覽車非得佔用馬路不可,「轉運站呢?」、「轉運站在哪裡?」八成會這麼好奇吧,遺憾的是,就是台南這種觀光為重的城市,也沒有轉運站的存在。騎機車在北門路上時,都會特別擔心自己被公車、客運捲到車底下,所幸至今沒有發生,而我也沒看過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我眼前。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試著嘗試打開了表噗,但超級不行,一打開就開始一直哭,明明什麼也沒看見。過去沒有嘗試在所謂「想看木原音瀨」的心情下真的去看木原音瀨,而今天是這樣的心情,隨意看了前面幾頁,也開始掉淚,在浴室裡又哭了一次,雖然不是那種崩潰式的、喘不過氣的抽泣,但還是無法控制的一直掉淚,想了想又把MoPtt刪了,不知道為何,對於「擁有發言權」這件事情感到無比恐懼,也覺得很厭惡自己的言論會被眾人看見這件事情,我並不想要刻意隱瞞,我很期待能夠遇見有趣的人,或是對我感興趣的人,因此不少社群帳號都是開放的,但又因為如此而如履薄冰,想要與這個世界接觸,卻又容易被之所傷,再一次的覺得自己實在很難搞。

這週末回了台北,見了很喜歡的朋友,他要去唸父親從前去念的西雅圖的華大,因為如此而有了更深的心理上(我單方面的)親切感。想一想從認識至今也快要十年了,一想到就會崩哭。今天晚上去家裡附近的小學裡運動,看見自己所待過的童年空間被改造,心裡不知道為何無法平衡,也在體育場掉淚了一次。我很喜歡我的國小時光,除了友人A之外,還有很多事情,但主要是那個空間令我感到懷念,當我想及「廁所」時,我腦袋中所出現的畫面,還是國小裡的公共廁所。呃但這不是重點。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