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近來時間不足(但其實也蠻常耍廢),無法如同去年勤勞寫完整的文章,於是會大量寫作這樣的習作,基本上都是有想寫的短篇小說才會先以意識流構思,所以不需鑽牛角尖(若真的有人如此,我必大為感動),畢竟它是那樣的不完整且值得嘲弄。至於最近的寫作主題,大概都離不開同類型的感觸,我並不算脫離了那樣的日子,因此不能說是回味,只是最近總算能以冷靜的心情看待。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