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閣樓上盛開了不知名的花朵

目前分類:練習習作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2 Sat 2018 14:29
  • Note.2

    這幾天,身體的某處一直有奇妙的傷口隱隱作痛。我無法辨析那到底是哪裡再抽痛著,有一陣子台南時常地震,後來,我經常睡覺睡到一半以為自己被震醒,在夢中也做過很多次地震後,我和小夢所住的這棟公寓被旁邊的大廈壓垮的夢。公寓一旁是十幾層樓的大廈,我們不懂為何會想要在台南這樣的地方興建這麼高的飯店,也許是因為大家對城市的想像,都是高樓層吧,城市就該透明、充滿白色、銀色或藍色,諸如此類高科技的色澤,人們對於先進的想像,還是很傳統,我也不知如何去詮釋「未來」這回事,但是,這些先進的想像,依然會被時間所吞噬,然後變得愈來愈老。

    當我們打開那一扇門的時候,我的傷口在那瞬間又抽痛了一下。該怎麼形容呢?像是鄉下的夜晚,隱翅蟲爬在小腿肚上,而在睡夢間,我們無意識地拍打了下去之後,他的毒液擴散到血液裡頭,與帶有我們的基因與DNA的細胞在同一個場域裡暢遊。接著,因為反覆感染,在那個夢裡,我斷了腿。斷腿並非事實,但似乎有什麼東西穿過了虛實的境界,向我刺殺過來。隱翅蟲很瘦小,夜半時不開冷氣,只開窗,我們能聽見遠處壁虎的叫聲,吵雜的蟬鳴,還有隱翅蟲穿過紗窗後,在鋪著涼蓆的床上,開始探索世界的,細碎的腳步聲。有一陣子,我很恐懼有蟲子會飛進我的耳朵裡,我想像我聽見的聲音,是那些蟲子的呢喃,每次一被這種恐懼淹沒,我就會拿出手電筒,整晚都放在耳畔,期待他們會循光而出。在夢裡,會在隔日早晨看見枕頭旁死了一片的蟲子,節肢類的、有翅膀的,翅膀破敗,卻還有著脆弱的骨幹。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0 Thu 2018 23:01
  • Note.1

    高樓旁邊的高樓,正在進行整修。好幾個月前,我曾經進去過那裡,像是天井一般,真有種「井底之蛙」的感受,「原來這世界還有這樣的地方啊!」這麼想著,但並不是多麼正面的意思。說世界或許太過遼闊,那麼說台灣吧,甚至更精確一點,台南。我沒想過台南會有這樣的地方,甚至就在火車站附近而已。
    要說的話,火車站附近也令人匪夷所思,我想,身為城市人(在台灣,能夠這麼稱呼自己的人,恐怕只有台北、台中和高雄人吧)大概很難理解,為什麼遊覽車非得佔用馬路不可,「轉運站呢?」、「轉運站在哪裡?」八成會這麼好奇吧,遺憾的是,就是台南這種觀光為重的城市,也沒有轉運站的存在。騎機車在北門路上時,都會特別擔心自己被公車、客運捲到車底下,所幸至今沒有發生,而我也沒看過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我眼前。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一、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n 28 Wed 2017 00:30
  • 3TAG

3TAG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12 Mon 2017 21:11
  • 白燈

    你打開燈後,看見了自己的屍體。
    你第一時間覺得自己在作夢,首先,你不曾看過自己的本體,我的意思是,你並沒有親眼看過自己的背,自己的脊椎骨,或自己的尾椎與腰窩。你沒有看過你背上曾經長出的青春痘,你沒有看過那一節節隨著你彎腰而突起的脊椎。你遲疑的伸出自己的手掌,撫摸自己的臉。你的臉仍然是你的臉,你並沒有因此變成了誰,你扣除掉靈魂交換這樣彷彿日本漫畫的情節。你摸得到自己的實體,你扣除掉靈魂出竅這樣彷彿民間戲曲的情節。你放棄去理解這一切,相信自己是在做一個過於真實而無法逃脫的夢,這個想法的沉重感使你感到安心,而暫時忘記一切。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私噗
  • 請輸入密碼:

1.突發奇想

A簡訊告訴我,要我準備好模範生點心餅一大包和1000CC的水,我照做了。他在家門口騎著腳踏車等我,「我們私奔吧!」他這麼說著,腳踏車籃上放著他的書包,也許裡頭還裝著課本和筆袋,筆袋有快要沒水的螢光筆。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顯然從上一篇可以看出來我有江郎才盡的嫌疑,這也不疑有他,因為這半年來我讀的書少得可憐,少得讓人覺得可笑,而我的人生卻沒有因此而變得豐富,我很難說因為建築所以我有了全新的感受,我至今尚未感覺到,即使偶爾我會被稱讚那些名之為設計的成品。我當然不能單靠一個管道來抒發我的心情,可是喪失寫作或者閱讀實在讓我萬分恐懼,曾經我熱愛閱讀熱愛文字,是阿,我仍然喜歡閱讀,卻總是更懶散,我仍然喜歡寫作,卻總覺得自己所見都是些太過溫吞軟弱的事物,無法理解幸福滋味的我,是因為來自幸福,關於這點我深深憎惡自己,我明白我不能夠如此。我想,幸福的人都是膽小的,因為害怕去理解更外圍的世界,圈囿在自己的世界中,理解自己到了自戀的地步,才產生了自滿自足因而幸福的錯覺,至少我是這樣的,我完全無法矢口否認。啊。

這幾個月來為了成大的文藝獎,我仍然嘗試許多寫作的可能性,但我完全沒有找到他們的可塑性,連ask隨便的點文都超過那些我刻意為之的文章,一篇文章我在寫的時候,我就能夠感覺到他成不成功,而這些文章都很失敗。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在不睡覺的情況下曾經去過的最遠的地方是哪裡?

我跟她說,我要搭上最後一班列車,到這世界的最後一站。運軌聲清澈無比,雖然她為我訂了臥舖,但我絲毫沒有精神去躺在床上,我自感沒有時間去睡覺。窗外藍藍的,不全黑,遙遠的有住家的光亮,那樣的顏色像深海,要是她聽見我這樣形容,她會說妳又沒去過深海怎麼能夠這樣形容?我和她為此吵過很多次架,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會這樣去形容啊,我說,我們創造一個又一個我們根本不明確理解的詞彙,去形容一個又一個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事物,去比喻一份純情,去為自己的錯誤犯罪找個理由好開脫,我們的思考,我們的藝術,都只是一種催眠,每次講到這裡,她就會翻白眼給我看,她並沒有不接受我的想法,她只是為我不懂得替她找台階下感到慍怒。將所有詞錯誤的組裝,然後稍微調整,我說那是藝術,那是詩,當我說藝術兩個字時,我根本不理解藝術是什麼,當我說詩這個字時我的詩和其他人的詩有距離,一份文字的使用光譜都是一個個平行時空的宇宙,宇宙互相重疊,星星撞擊然後沒有聲音的碎裂,石塊墜落我們說是流星,錯誤的想法被錯誤的繼承,靠著堆疊的奇怪的、詭異的想法,愈來愈高,愈來愈寬的我的世界,碰到了邊緣,然後墜落下去。是的,我憑靠著這些不確定的詞彙,越過世界的邊野,然後發現這地球根本不是顆球體,是個圓錐傾斜平面。是的,我相信有這麼一天,總有一天我會被文字給拋棄,我會被聲音給拋棄,我會被景象所拋棄,我會被我的感覺所欺騙,我會成為一塊塊屍塊,我會被文字支解,我會腐敗成文字,不會昇華,不斷死去,不斷死去。我清醒無比,腿上反覆充電的老舊機型手機響了起來,顯示著她的簡訊:「我已經替妳在最後一站訂好車票了,三天後我要看到妳。」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9 Sun 2015 14:16
  • 箱外

一早醒來,我發覺自己在一個紙箱裡。微微的,有潮濕的氣味。

我想要移動自己的身姿,我的左手腕從上個禮拜一直疼痛到昨天,現在擁擠的空間加劇了痛覺。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