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又下了雨。我坐在事務所的三樓,因為之前去斗六糖廠都是8:30上工,所以我也習慣約8:30時出現在事務所,但是現在已經快9:00了仍然只有我一人,我知道大家沒那麼早到,但也因此特別珍惜這段只有我一個人在事務所的時光。

其實實習蠻快樂的,也感受到很多事情,看了很多西南部的情景,讓我動筆的靈感增加不少,我自己也因此不是很能理解昨天開始的這個症狀,像爆發一樣開始回ask後好了一點點,但今天早上醒來又不好了。

雨滴在鐵皮上......上方有著透明的塑膠浪板。下方是天井......雖然很多細節沒處理好,但還是很有趣。事務所的部分。

和正職去縣政府報告時,覺得聽委員們評估很有趣,知道了很多事情,也覺得能夠建構出「國家」真的需要仰賴很多人的努力,並且在這個階段我能感受到學者的意見,是真有其根據,是否適合可以再說,就算從外面看起來運作得不夠好,但其實內側上支撐的人還是很努力(反倒是好奇,為何合作合作到最後總會出現悲劇?)希望這個案子之後也能真的持續完成,因為實在很趕。

這幾天陸續看完了魯蛋的底特律實況,意識到了人類活著只是為了編寫世界的程式碼這個事實,我們只是一堆數據及ACTG的集合體,這個世界是培養皿,我們是細菌。類似這樣的想像。想著能夠參與編碼,一邊覺得真是浪漫,一邊覺得這是怎麼回事啊。

那是一個涼爽的夜晚,我抵達了嘉義,幫忙竹構綁繩,我不會綁那種結,那個人就教了我,我後來知道大家都說他是好人,但是他在我看來比好人更好。即使試圖去拓印他的經歷也拓印不出來,最美好的是那個被留下來的夜晚,在紅色小車上他開車,我坐一旁的這個事實,大概和我在文學獎的場合上跟學姊搭訕這類事實一樣重要。這些重要經歷一輩子能有幾個就好了,事到如今對於自己的人生歷練能有什麼變化,我也不期不待,我也不懂什麼叫做順其自然,我覺得我做什麼都很「不自然」。

總之那是一個完全美好的夜晚,我感覺到星光熠熠,就像初次見到我所喜歡的那些人一樣,我也有了非常美好的感受,在那種人的面前,我不需要說半點謊言,讓我很感到放鬆。

雖然也沒說什麼,不過寫一寫之後暫時好多了,如果以後一天連發好幾篇應該不會怎麼樣吧?噗浪對我而言也差不多是這種用途,不過看著那好友數及粉絲數,我就會忍不住一直猜有誰看到了、不能讓誰失望,之類有的沒的雜碎心情,倒是沒想過像上一篇那麼廢的文章也有人點進來看,如果噗浪還在的話,估計不會有半點人,不知道能不能擅自推測為有人已經發現我關掉噗浪了呢,這樣想的話會讓我好過一點。我想要這麼想,但又覺得未免太過自以為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楠 的頭像
小楠

Attic.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