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嘗試打開了表噗,但超級不行,一打開就開始一直哭,明明什麼也沒看見。過去沒有嘗試在所謂「想看木原音瀨」的心情下真的去看木原音瀨,而今天是這樣的心情,隨意看了前面幾頁,也開始掉淚,在浴室裡又哭了一次,雖然不是那種崩潰式的、喘不過氣的抽泣,但還是無法控制的一直掉淚,想了想又把MoPtt刪了,不知道為何,對於「擁有發言權」這件事情感到無比恐懼,也覺得很厭惡自己的言論會被眾人看見這件事情,我並不想要刻意隱瞞,我很期待能夠遇見有趣的人,或是對我感興趣的人,因此不少社群帳號都是開放的,但又因為如此而如履薄冰,想要與這個世界接觸,卻又容易被之所傷,再一次的覺得自己實在很難搞。

這週末回了台北,見了很喜歡的朋友,他要去唸父親從前去念的西雅圖的華大,因為如此而有了更深的心理上(我單方面的)親切感。想一想從認識至今也快要十年了,一想到就會崩哭。今天晚上去家裡附近的小學裡運動,看見自己所待過的童年空間被改造,心裡不知道為何無法平衡,也在體育場掉淚了一次。我很喜歡我的國小時光,除了友人A之外,還有很多事情,但主要是那個空間令我感到懷念,當我想及「廁所」時,我腦袋中所出現的畫面,還是國小裡的公共廁所。呃但這不是重點。

雖然地狹人稠,但是這間小學的成立,是由當年那獨具慧眼的校長所促成的,在三四層樓的外側走廊,有一間間由檜木所打造出來的「談心小屋」,女生之間有什麼秘密都要挑一間進去聊天,從平面上來看就是一個日字型,面向操場那一側的走廊是辦開放的,兩個中庭分別圍繞著羽球場(我打最多羽球的日子,仔細想想那個空間挑高這麼多,真的是太豪華了)和夏威夷中庭(以為種幾棵椰子或棕梠就算夏威夷中庭嗎?),而這兩個空間在地下室又以餐廳連結在一起,要從餐廳走上走廊的話,會有一個很大的樓梯,兩側都是蕨類植物,總是會和朋友翻開蕨類的背面,看那些孢子囊。在學校建築本體及操場之間,有一條人工河串連校園兩側的噴水池,從我小一到小六時,使用的次數漸減,小五小六時往往只有重要場合會有水的置入,小河的兩側是青剛櫟,夏天末期能夠在地上撿到他的果實,我曾經把他放入我的作業裡。要說跟那條小河最有關的回憶,大概是運動會時,從上方的橋跑過去,結果跌倒撞到下巴,跑去縫了好幾針這件事情吧。(國小簡直是我的受傷歷史大彙整.....)對運動會也因此總是沒有什麼好印象。曾經莫名其妙拿了年級跳遠第三名。在小一還小二時跑步比賽最慢......接力賽沒贏過。離題了。總之,我今天晚上發現,那條小河,已經被填土了,變成花園,原本熟悉的竹林也被置換成別的樹種,一側的噴水池整個被填掉,完全看不出跡象,另一側的噴水設施上頭則改建成花架,放滿了盆栽。發現自己記憶中,青剛櫟樹群伴著小河的夏天離我好遠,真是無法忍受的哭了啊。操場內附近的幾個充滿回憶的遊樂器材,大概是因為安全的緣故被抽換掉了,隔壁的公園剛好在整修,所以後門沒法走,看著鳳凰樹的時候,腦袋裡想的都是大學裡物環老師一而再再而三強調的「鳳凰樹是外來種」的事實,不知為何心裡無味雜陳。

籃球比賽時,撞到了搬上裡很漂亮的人,深怕被討厭,很莊重的寫了道歉信。人云亦云跟著討厭班上某個人,搞得對方轉學,但他真的什麼也沒有做。在交換日記裡寫了別人的壞話,但只是因為嫉妒。因為很想要瀏海,但媽媽不讓剪,所以自己剪了卻剪失敗,搞得好一陣子都戴著頭巾。那時候超胖......。剛剛跑去看了國小、國中到高中的畢業紀念冊,也忍不住覺得自己真的很醜呢。

最近對自己......缺失的部分一再的重新認知,總覺得自己面對他人都過於敷衍,我自己的分析是這種敷衍來自於對他人的過度不信任,以及不知該如何「示好」的結果,真的很難......愛人真的很難,喜歡是很容易的,愛也許也還好,但接下來就一無所知,我就像突然被放置在人間一樣。想到自己曾經虧欠過的事情,想一想就又想哭,也很想一死百了,當然不是那種自殺式的死,只是有一種......為什麼呢?為什麼這世界與我如此無干呢?的困惑,是因為我一直拒絕世界住進我的心裡的緣故嗎?要怎麼樣才可以——要怎樣才可以活著?對於這件事情,只有滿滿的困惑感。如果不在二十歲自殺掉,人到底該怎麼活下去,實在無法理解,而我已經二十一歲了,明年就要二十二歲了......一年比一年困惑,一年比一年對活著這件事情沒有把握,確實還有好看的書,好看的電影,但有時候又覺得,已經沒有了,差不多就這樣了......

好想再努力一點,再掙扎一下啊,但只有種自己很可笑的感覺。像是喜劇裡的丑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楠 的頭像
小楠

Attic.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