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身體的某處一直有奇妙的傷口隱隱作痛。我無法辨析那到底是哪裡再抽痛著,有一陣子台南時常地震,後來,我經常睡覺睡到一半以為自己被震醒,在夢中也做過很多次地震後,我和小夢所住的這棟公寓被旁邊的大廈壓垮的夢。公寓一旁是十幾層樓的大廈,我們不懂為何會想要在台南這樣的地方興建這麼高的飯店,也許是因為大家對城市的想像,都是高樓層吧,城市就該透明、充滿白色、銀色或藍色,諸如此類高科技的色澤,人們對於先進的想像,還是很傳統,我也不知如何去詮釋「未來」這回事,但是,這些先進的想像,依然會被時間所吞噬,然後變得愈來愈老。

    當我們打開那一扇門的時候,我的傷口在那瞬間又抽痛了一下。該怎麼形容呢?像是鄉下的夜晚,隱翅蟲爬在小腿肚上,而在睡夢間,我們無意識地拍打了下去之後,他的毒液擴散到血液裡頭,與帶有我們的基因與DNA的細胞在同一個場域裡暢遊。接著,因為反覆感染,在那個夢裡,我斷了腿。斷腿並非事實,但似乎有什麼東西穿過了虛實的境界,向我刺殺過來。隱翅蟲很瘦小,夜半時不開冷氣,只開窗,我們能聽見遠處壁虎的叫聲,吵雜的蟬鳴,還有隱翅蟲穿過紗窗後,在鋪著涼蓆的床上,開始探索世界的,細碎的腳步聲。有一陣子,我很恐懼有蟲子會飛進我的耳朵裡,我想像我聽見的聲音,是那些蟲子的呢喃,每次一被這種恐懼淹沒,我就會拿出手電筒,整晚都放在耳畔,期待他們會循光而出。在夢裡,會在隔日早晨看見枕頭旁死了一片的蟲子,節肢類的、有翅膀的,翅膀破敗,卻還有著脆弱的骨幹。

    那是一個窟窿一般的地方,遠處有著天井,我能想像下雨時,這裡會有多麼特別的感受,與這個世界隔離了,彷彿這裡只剩下這個堡壘……沒錯,要說像什麼的話,也許是福建土樓,只是福建土樓的半徑大得更多,內部是居住者的交流空間,向外則用以防禦敵人,台南沒有需要防禦的敵人,而內部……只見得電子遊樂場外的幾座電子遊樂機有老人們在按著按鍵,電梯前則有清潔人員拿著拖把拖著地板,他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後,沒有任何表情地繼續拖地。

    即使是窟窿內部,卻增生了許多鐵窗,你能看見有衣服晾曬在鐵窗內部,若是內衣物不小心掉了下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此外,還有冷氣機外機。冷氣機外機吸收室內熱氣移轉到室外,若是在中午時分,這個窟窿會有熱氣嗎?我們不得而止。

    小夢走到電梯前,毫不遲疑地按了往上的按鍵,我很不安,終於忍不住問她:「你是要去幹嘛呀?」

    「嘛啊……去找網友?之類的。」她並沒有將話說得很明白。

    「為什麼不約出來在餐廳、咖啡廳之類的地方啊?這附近往前一點就有一家連鎖咖啡店,剛開,我們都還沒去過。」

    「特地約出來還得花錢。反正他工作室就在這,我也想參觀一下工作室啊。」
        是什麼樣的工作室呢……?不過去了之後也許就會知道,而即使小夢現在說,我恐怕也不知情吧。

    這並非第一次,小夢帶我闖入奇怪場所的經驗,該怎麼形容小夢這個人呢,「有洞就鑽」?這樣形容好像有點奇怪,而且莫名的有種色情意味(抱歉,是我想得太多),總之,她只要看見能走的路她就會走,「我很膽小的唷,但是已經有人走過了的路,代表沒事嘛。」她會這樣安撫我,但她其實根本不這樣想,雖然這些是我的擅自解讀,但她也許更加傾向這樣的想法:「若發生了什麼事情會怎麼樣嗎?被罵?被抓?然後呢?被傷害?死掉?到頭來還不都要這樣子的嘛。父母會傷心?反正不是他們去世我傷心,就是我去世他們傷心嘛。這個世界的能量是一起的啦。」我覺得她這種想法非常之危險,曾經告訴過她這麼多人會想要選擇去冒險,就是因為看到別人出事了,認為厄運已經都被別人吸收了,自己不會發生事情,才會選擇冒險,然而事實是,會發生事情和過去有多少人發生厄運,毫無關係。然後她也會這麼回:「我知道的啦,但重點不是這些啦,發生什麼壞事的話,我會先救你的,相信我一次嘛。」……總之,她根本聽不進去別人說的話,而且我一點都不相信她能救我或保護我什麼的。

    但是我還是跟著她跑了幾次,我在想,也許是因為平常時間太過壓抑,總得需要解放的時候,手遊的轉蛋不也有這種紓壓的效果嘛,人好像就是喜歡走險,有時候我覺得做這些事情是在浪費時間或浪費錢,但是浪費本身就是一種很治癒的事情,你得有時間或有錢才能浪費啊。於是,這和工作賺錢成為了一種令人很不快的迴圈:工作賺錢>壓力過大>消費紓壓>需要金錢>更加努力工作賺錢>更加壓力過大>更加需要消費舒壓>更加需要金錢……後面的迴圈,就自己加一加吧。

    壓力的話,大概也是一種幫助人類社會正常運作所必需的事情吧,這麼一想就連帶覺得這些東西都令人非常噁心,沒錯,同學做了五顆模型,自己只做了三顆的時候,總是會內心想著「啊,我完蛋了呀」,然後隔週就換自己做五顆了(結果發現同學做了十顆,不要隨便翻倍啊同學!)。這都是社會進步、不斷往前的動力。人類的進步就像在冰場上溜冰,如果不往前滑的話,就不知道要幹什麼了,總不能讓剛上冰的人學會跳躍或旋轉什麼的。啊!思即至此,就知道了,沒錯,與其一直這樣魯莽的「進步」、往前,不如嘗試學一學如何跳躍或旋轉吧(甚至是步伐),遺憾的是,想要學這些東西,得先能夠基本的滑行,社會得進步到一定程度,我們自己得進化到一定程度,才能開始發展這些東西。那麼,到底要到什麼程度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楠 的頭像
小楠

Attic.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