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閣樓

我有點難以理解A是如何理解我的,大多數時間我也不會去很肯定的猜測,偶爾回頭發覺其他人如何解析我,總是讓我感覺奇妙。我們在做報告的時候,我突然間很認真做,A說原來你是那麼認真的人嗎?我感覺我受到挫折,我確實大多數事情很不認真,敷衍了事,但我總覺得我好像也不是不能認真。後來,我談到我在公眾的社群網站上找不到我精神特別低落的時期, A卻又說,你看起來就是不會公開那些事情的人,這個太正解了!與其說我不會,更精準點或許得用我不能,比如這篇文章,我原本試圖打得更淒美浪漫一點,如此一來就可以填補我過於空洞的粉專。可是我還是選擇發來了這個可以容納我各種聲音的閣樓。現在會追蹤的人應該少了不少,中途停一陣子應該還算正確,我真的是無法受到任何眼光!這種人也不能夠成為作家的,我無法承受眾人對我指指點點,我只能接受我所知道的人對我的批判,即使很嚴厲也沒有關係。可是陌生人,我不知道,我似乎沒有承受太多陌生人的評判的壓力,就連是作家這個工作在我看來都非常社會化!或許沒有不社會化的職業(好吧,大學教授好像不太社會化)?

今天下午太累了,為了吹冷氣去了院圖,拿起了海德格,看一看入睡,很是方便(喂)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想要裝逼,所以文藝復興故意選了英文,如果用錯了,就當一個中二病發作的人好了。

過於沈迷韓星偶像,讓我十分恐懼與害怕,不忍說我內心確實很複雜,為什麼我卻可以哈日哈得這麼自然呢?不過台灣對韓國感覺也還是蠻開放的,台灣作為一個小島國,文化能夠如此多元真的很強很厲害。現在還是覺得可以漸漸把噗浪的用戶量中台灣佔比提升到這種程度,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微博像是改良twitter和tumblr,臉書對學生而言根本是moodle的優化版(廣告那方面是劣化)而已。但噗浪是自成一個體系,能夠運作到這種程度,我覺得很厲害。總之,因為沈迷偶像的關係,所以刻意在寶石之國大紅時,去看了,當然路過ㄇ ㄩ 座位時看到第十集的精彩戰鬥也有原因。沒看寶石之國之前以為他是個賣角色設定的作品(文豪野犬在我看來也是如此),看了之後才發現除了賣萌之外,人家還有很多東西......我真是太蠢了。但動畫能夠翻轉成這樣,動畫本身的魅力真的很強悍,原作的平面設計畫風很震懾,動畫採取了完全不同的表現手法,但同樣震懾,第八集可以看好多次,之後每一次南極石一出現內心就會抽痛。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朋友去了冬奧,江陵離首爾有段距離,KTX很難買,當地的旅館也不多,雖然不知道其他天如何,但我覺得整體還是有點空虛,有種原來「奧運就這樣」的感覺,不過大概不管什麼大比賽我都會得出這樣的想法吧。

因為學校課業的關係沒能去看原本想去看的4CC,先理解該怎麼現場觀賞花滑,所以冬奧是我的第一次,如果說單看影片是一種感覺,那麼在不被劇透的狀況下看直播就是另一種感受,而到了現場則又不同。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真的很不會寫RPS,也不會寫同人 :(((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一、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知道該怎麼治好這樣的症狀。首先,我得使用第一人稱進行寫作,所有的呢喃與描摹,如果以第一人稱作為陳述,他自然而然就會成為一個故事,因為我們能夠很精準的確保,這是一個人所思所想,他的脈絡是否清楚變得沒有那麼重要,這個個體的感受才是關鍵點,可是,這樣和散文有什麼區別?

        並不是某一天偶然發現,一直以來我都很明白行文上的症狀和個體生活的困境是有強烈關聯的,有些人的生活速度稍快,有些人稍慢,這些事情會具體的顯現在作品之中,擅長說話的人多半能夠抓住對話的關鍵點,有人說小說的重點是對話,但這種話我一直覺得都只是各方說法罷了,一個詞彙擁有許多觸角,只要被他曾經觸摸到的部分就能夠成為那個意思,有人說小說是故事,嗯……我不會這麼說,但比起說重點是對話,比較切合我的心意,因為沒有甚麼東西不是故事。每一天晨起,我睜開眼睛,看見空無一物的天花板,整片視野衝擊的像一部大作,每一天每一時刻都是故事,竊取人生,然後豐富人生,浪漫情懷的集合物。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進入第四章卻始終還無法說明篇名的苦痛你們懂嗎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的個性都好戰戰兢兢,OOC我的錯(土下座)

/總之我是想寫一篇雖然是感情戲95但是兩人和其他人交往的故事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真正認識彼此是在大學開學日之際,他們兩人不在同個學院,但整間高中只有他們來到這所大學,冗長的新生訓練結束後,朴智旻看著不遠處的金泰亨,遲疑了一會兒後就上前去攀談,金泰亨也記得他,對他有些印象,他問他要不要去吃飯,金泰亨答應了,吃飯的時候,兩人有些沉默,金泰亨隨意提起了幾個話題,諸如飲食習慣等等,但朴智旻接不太下去,話題總是很快結束,句子總是短得不成句子。
  他們在麵店吃著榨醬麵到一半,窗外下起了細雨,一開始只有薄薄的霧氣,後來變成了巨大的陣雨,金泰亨的眼神望向朴智旻後方的窗戶,看著路上被激起的水花,朴智旻看著對方沒有看著自己的眼神,感覺又心安又不是滋味,心情很複雜,但他沒有再多想下去,就只是任由沉默盤據這個地方,其他桌吵鬧鬧得更顯得他們兩人的話題有多麼乾涸。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細思起來,回憶遍地泥濘,踩踏其上,經過便要留下幾些足跡。

        日天光仍然昏暗,沉潛在雲層底部翻湧,夏日裡日光應比冬天時候更早升起,卻因為天候不佳,一切都還在沉眠似地晃盪著。金泰亨在約略三四點的時候,便在船艙內赫然驚醒,夢是什麼已然遺忘,他只渾身難受,心理堵著,他偷偷撥開百葉窗簾,看了下窗外,仍然在海上,風平浪靜,卻隱約能聽見反覆拍打船身的浪潮,毫不厭煩的始終如一。他並不喜歡讓負面情緒滯留在他身上過久(又況且是這種毫無來由的陰鬱),沉重的事物到了他這裡,都會安上些許糜爛而浪漫的色彩,這有好有壞,但他自身並不排斥,而如此這般天真爛漫的性格能夠讓他欺瞞自己世界有多麼美好,他偶爾也會有些恐懼,只是並不停留很久。恐懼未來,基本上是他身邊的人負責。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