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閣樓上盛開了不知名的花朵

    空曠的舞台。只有在彩排前才會看到的景象。室外仍是烈日高陽,而此處只有過遠又過長的回音。他們會練習走位,確認所有表演的環節彼此要站在何處。九条天很享受這樣的過程,他喜歡為使表面上一切完美所做的所有事情,負面的或正面的情緒,他都能將之轉譯:「討厭的事情不僅僅只是討厭。」八乙女樂說他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情緒上無法。但如果真有什麼挑戰,通常TRIGGER最終還是會因為九条天的選擇而義無反顧。

    天花板上的頂燈打了下來,不斷旋轉掉落中的粉塵,被光承載。他能想像那盞燈有多燙。此前在較大的場地表演時,一旁還會有偌大的螢幕轉播,退出八乙女事務所之後,他們不得不從頭開始,那些絢麗奪目的設備及器材,也不再是必備品,實際上,本來就沒有什麼是必備的規格,他有時會偷看論壇上的粉絲們如何討論演唱會、表演場地的規模如何如何代表了什麼,但他自己並不很在意這件事情有多大或多小,這一切,偶像與粉絲的指涉,只有關於有或沒有,愛或不愛。一無所有之人,並不能想像自己的一無所有。

文章標籤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7 Sat 2019 03:50
  • Note.3

    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有時候會突然感到恐懼的這樣想,這些筆記,想法,是否不該被別人看見,也沒有被人看見的需要,我並非提出什麼美麗的、雋永的想法與句子,也不相信自己有那個能力提的出來,下筆的時候,我總是強烈的恐懼「這是毫無意義也毫無美感的句子」。
    就像垃圾一樣。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毛躁的細髮因為乾燥的空氣而不受控制的自她那大片流瀉的長髮中竄了出來,她嘴巴則喃喃自語著:「我想去國聖燈塔。」她聽說那裡的天空廣袤無垠,會看到銀河的盡頭,人們會感覺自己被宇宙棄置在這裡,像搬家時忘記被帶走的陳舊老物,有時不帶著什麼歷史,時間在那些事物上傾倒得太少,以至於即使外邊的世界經過了許久的歲月,但他們還是空無一物。因為如此,所以能夠被很簡單的丟棄,當有人問起她的故事時,她總是只能恍然,隱藏著自己一片空白的可怕事實。但她很清楚,那只是因為無法溝通。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門路上的真善美戲院在前幾年開幕,台南也有了藝術電影院。然而,在日治時期,台南早就流行各式各樣的戲院,真善美電影院的前身即是「宮古座」。

關於宮古座的歷史可以參照:日治時期臺南市宮古座戲院考辨(嚴復平,2017),非常之詳細,資料主要來自於台灣新新日報。而下段是我之前報告的部分整理: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

        一片荒地。在荒地成為荒地之前,這片土地上也曾種滿了甘蔗,高過人頭,甘蔗田裡望不見彼此。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個下午,北門路上飄雪了。不,其實是像雪一樣的棉絮,如果再認真看一些的話。也許是某個人不小心碾爆了玩偶,或者有人在路上打枕頭戰。棉絮上沾著灰塵,飄舞在車水馬龍而川流不息的北門路上。荒唐的景象。我試圖羅列我所熟悉的文字來描述這樣的情境。我想起了不久前,獃坐在畫室的我。有時候,我很想等人,可是我知道我等不到任何人。然後,我就會開始鬧彆扭。如果想要被人等待的話,勢必要付出些什麼。我把我的畫送給了那名來兼差的模特兒。她染了一頭粉髮。髮尾特別乾燥,分岔嚴重。她看了看,然後聳了一下肩。我想她大概覺得我畫得很醜。不知怎的,我就這樣感覺。但那也沒什麼關係,因為我只是想要送她,我討厭看到自己畫的那張圖。

畫圖的時候,其他同學都走了,只有我一個人還待在畫室,如果想要他人陪我,我只要說一聲就好了,但人就是犯賤,會想試試看,如果我沒說的話,會怎麼樣呢?實際上,就是什麼也不會發生。但那一天,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我看著炎熱夏天的窗外,竟然飄起了雪花,一片片雪在陽光燦爛下旋轉掉落。這並不合理。窗戶上有著陳年的髒污,那些髒污映到了那些一點一點的白雪上,互相交錯。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2 Mon 2019 11:32
  • 綠子

某方面來說,綠子是我的戀愛對象。什麼「挪威的森林」、「因為是制服顏色」之類的理由,都只是拿來胡謅的,她就只是一個普通的性幻想,如果有個人出現在我生命中,她要是怎麼樣呢,她要是綠子這樣,然後我不斷幫她擴寫,希望她變得更加具體。但去年某刻,我忽然抽離了那樣浪漫的情愫,忽然想要跟她分離,所以出現了另一個人,名字叫法子的那個人,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揉合或創造這種人物不是太難,但是為什麼需要換名字呢,其實不換是最好的,當她人以為我要說的是這樣的人,但我之後又換了個描述的時候,大家就會認為這只是一個代號,實際上也真是一個代號,就像「她」或「他」之類的,我根本不在意他是什麼名字,以至於忘了名字都是很普通的事情,平常不過。就像我也真的忘記了那些人的名字一樣,後來他們都慢慢的長成為某個人格,然後人格又不斷在小說中裂解。

老實說這個人是男是女,我也不是很在意,但是綠子就是綠子啊,從初登場到現在,演出過多少次呢?「是也不用調侃我啦。」綠子翹著二郎腿說著。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個城市彷彿陷進海裡,一片模糊的哀傷。細碎的話語成為泡沫,在接近水面處瓦解,睡眠的慾望則鬆軟又潮濕,似乎下了整場的夜雨,知覺這樣告訴她。她攤在床上,盯著天花板上的燈管,日光暈染出了虹彩,他想起肥皂泡上的膜,由於光互相雜交,彼此之間撞擊到不同表面後,又前往了不同方向,從此不再見面。她已經忘記昨夜發生過什麼事情了,而世界仍然持續運轉。

如果她能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說給任何一個人聽就好了,這樣他們就能夠適度的諒解,因為弱者有理由被安慰,她需要有人能夠告訴她:「你沒有錯」,她的內部正在喧鬧,每一個臟器都在哀悼,彷彿恆常處於一種漂浮的狀態,她沒有能夠鎖住這些機能的系統,她是一具壞掉的機械。原先,這些要素能夠將她合成為一個世界的螺絲,她是島上兩千三百萬人口之中的一員,她是女性,能夠生產,具備最低的經濟價值。但是現在是否還真的有這個價值,仍然有待商榷。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以前不會特別關注,可能因為以前這個部落格還在正常運作,所以來看文章的人還蠻不少的,一直到今年我才發覺,原來我的2015面試心得是會有瀏覽量的,我已經抽換掉很多關鍵字了,只能說能找到這裡的人,真的厲害,去讀建築系肯定是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既然如此,我就趁機也來寫個快要畢業的心得好了,雖然說是要畢業,嘛,其實只是要繼續讀研究所,那就先從這邊開始吧,建築系不太讀研究所,但是成大還是蠻多人會出國讀書的,絕大多數都是往美國跑,因為是建築,所以大多數都是直接就跑哈佛,看那個學長姐錄取人數我都快要以為哈佛很好上了,老實說學長姊也讓我有種,阿咧建築師好像不是太難考的感覺,害我十分錯亂,那麼為什麼還是要讀呢?因為我覺得......很痛苦,我想要逃離這個體制,所以我必須要有更多的知識。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週一不小心一口氣把アイナナ的動畫看了,看了之後感覺又驚又喜,驚訝這個故事文本比我想得還要深入,在看之前我有點半嘲諷的在自己的推特上寫說,「難道他會講到換C/分part這種議題嗎」,沒想到在遊戲第二部還真的出現了。會讓我原先只是想看看就算了(當時很悶,我也跑去看了花丸XD),到去下載遊戲把本傳劇情都看完,最主要的因素應該是動畫第八集,因為擔憂七瀨而失誤的一織這個片段,其後六彌做的事情很令人感動,但是還是「失誤的一織」這個衝擊力道更強,不知為何一下子就揪起心來。想到本命偶像團在台上失誤或者無法表演好什麼的心情,就一瞬間心情複雜,第八集之後我就不太能夠以隨便的心態看了,一直看到後面都很令我感動。

但第一部其實也就那樣,搶歌並不是很少見,在搶歌這一段,動畫劇情並沒有大力描述到粉圈的變化,但如果真的有搶歌這種事情發生,比起後面公司的角力,更明顯的應該是粉絲論戰(可以參照CLC&IZ*ONE......),我覺得很不合理的地方還有TRIGGER居然就這樣被投票贏過了(個人私心很重),要一直默默無聞然後上台就贏過已經發展了一兩年的前輩,我覺得是很難的,因為偶像的時效除非是傑尼斯那種大公司,不然還是很有限的吧!雖然King&Prince也是一出道就爆紅,可是都是人氣Jr團體,所以我覺得實在有點無理啊......不過畢竟是動畫嗎,這就算了,練習看起來雖然很累,但真的搬到現實只會更震撼,大概連簽名看起來這種小事都可以累積成疲勞,人類真的是很脆弱。

小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